半导体股咋突然就不香了

投资学上有句话叫“最高价极便宜,最低价极贵”,大概意思是,如果价格极贵,肯定会跌;如果价格非常便宜,它们肯定会上涨。现在这句话可以说和现在的半导体股市完美契合。如果说2021年的半导体股,自始至终都是“满红灯”、“涨”、“飙”、“飙”,那么到了2022年,就是“绿灯”和“阴云密布”。有网友甚至开玩笑说,2022年最惨的股民没有一个:“健康码是红的,股票却是绿的”。

从上图可以看出,芯片巨头的股价都“跳水”了。除德州仪器跌幅不足10%外,其他跌幅均增至两位数,与2021年最高股价相差甚远。今年以来暴跌26.28%的费城半导体指数似乎更加印证了这种惨淡的局面。与2021年12月27日的历史收盘高点4039.51点相比,收费已回升39%。

2022年,明明“芯荒”还在,芯片供应几乎全部售罄,半导体股却突然不香了?巨头们如何看待这个略显“烂”的开局?

我先说数据中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Nvidia和AMD这两只2021年的“当红炸子鸡”,2021年“红”了,2022年“绿”了,分别下降了35.2%和41.33%,成为上述11家芯片巨头中最差的两家。对比这两家公司,英特尔的跌幅为12.5%。

美国英特尔公司(财富500强公司之一ˌ以生产CPU芯片著称)

从股价图来看,2022年,英特尔开盘股价达到53.21美元,1月11日迎来了迄今为止的最高股价,55.91美元。

英特尔2021年财报显示,第四季度及全年营收均创下纪录,全年营收747亿美元,同比增长2%,数据中心事业部(DCG)全年营收达258亿美元。事实上,英特尔这几年的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与2021年全球半导体公司十强榜单中其他厂商的“丰裕”相比,英特尔的同比增长仅为1.5%。

但是英特尔自己还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帕特·基尔辛格去年出任英特尔CEO后,似乎英特尔被注入了新的活力,表现出了巨大的野心。今年2月,英特尔首次披露了全新的2022-2024年英特尔至强产品路线图,增加了代号为Sierra Forest的超高能效处理器家族。该产品计划于2024年推出,将采用专为云工作负载优化的核心构建的解决方案,旨在满足英特尔超大规模客户的需求。此外,2022年3月,英伟达还新收购了以色列的企业数据存储和块存储解决方案供应商Excelero。

英特尔本身预计,2022年第一季度调整后的营收将达到183亿美元,超过分析师176.2亿美元的普遍预期。

对于分析师来说,英特尔近年来的巨额投资不得不令人担忧,而英特尔向投资者保证,它将很好地管理投资和资本支出。即便如此,大多数分析师认为,英特尔的股价今年不会涨到60美元。

显卡

作为2021年当之无愧的焦点,英伟达的股价在去年11月底达到了创纪录的333.76美元,成为全球最贵的半导体公司。然而到了2022年,年初的301美元仿佛是“天花板”,甚至在3月29日的高峰期,也不过286.56美元。

除了股价,随着近期“挖矿热潮”的退去和新卡的上市,春节后高端显卡的价格也在不断降低。有媒体报道,目前的RTX 3080系列显卡售价不到9000元,而3080Ti的价格稍高,约1万元,但与去年3万元的峰值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2021年是英伟达高速发展的一年,从其年度财报可以看出。全年收入达到创纪录的269.1亿美元,比上一财年的166.8亿美元增长61%。游戏、数据中心和专业视觉的季度和年度收入都创下了纪录。

对于英威达来说,数据中心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增长引擎,2022财年创纪录的营收主要是由数据中心的需求推动的。自2019财年第三季度以来,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收入直线增长,从24.1%增长到现在的40%以上,显示出巨大潜力。

虽然在2022年2月初宣布终止收购ARM,对其股价造成一定影响,但英伟达对下一步的预测仍然充满信心。2023财年第一财季,英伟达预计实现营收约81.0亿元人民币(2%)。

野兽财经认为,考虑到英伟达在未来十年核心数字趋势中的重要性,尽管最近面临宏观挑战,但该公司的需求环境仍是业内最强劲的之一。

超微半导体公司

AMD也是2021年的神话传说。去年与英伟达同一天,其股价达到最高点161.91美元。到了2022年,年初的150.24美元也成为了迄今为止最高的股价。然而,收购赛灵思后,AMD股价在2月14日暴涨超过4%,最终收盘上涨近1%。

根据AMD 2021年度财报,全年营业额为164亿美元,同比增长68%,营业额和利润均创历史新高。AMD总裁兼首席执行官lisa su博士表示:随着云计算和企业客户越来越多地采用AMD EPYC(骁龙)处理器,数据中心收入同比翻了一番。为进一步拓展数据中心业务,AMD于4月4日宣布斥资19亿美元收购云计算初创公司Pensando Systems。

对于未来,AMD预计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约为50亿美元,2022年全年营收为215亿美元,较2021年增长约31%。

然而,华尔街事件的科技股专业人士预测,AMD在2H22和2023年的终端市场需求将呈现疲软的增长。由于PC和GPU终端市场,AMD的增长将会放缓。在数据中心领域,虽然AMD和Nvidia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尚未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总的来说,数据中心作为互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已经成为英特尔、英伟达、AMD接下来发展的重点。根据Gartner的预测,到2024年,数据中心市场将保持增长。英特尔、英伟达、AMD作为推动核心数字化的重要企业,需求依然旺盛。

模拟芯片

相比英伟达和AMD 30%和40%的下滑,德州仪器和ADI在模拟芯片领域的下滑可以说是相对“平易近人”的。其中德州仪器的降幅为9%,是上述11家企业中最小的,而阿迪的降幅为12.36%。

德州仪器

2021年,在全球半导体行业强劲需求的推动下,模拟IC从市场规模到产品单价都重拾升势。德州仪器作为模拟芯片领域的龙头,股价在2021年达到201.29美元的峰值,2022年3月29日达到191.01美元的高点。

早在2020年疫情开始时,德州仪器就决定建立库存,并在2020年保持工厂高速运转。正是这一富有远见的措施,帮助其收入在2021年增长了27%,达到183.44亿美元,是10多年来最好的年增长率。

为了提高产能,德州仪器也开始在各地扩大生产,主要在谢尔曼新建了4家工厂。计划今年完成前两个工厂的建设。预计第一家工厂将于2025年投产,第三和第四家工厂的建设将于2026年至2030年间开始。

在之前与分析师就资本分配举行的电话会议上,德州仪器高管还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几年大幅增加资本支出,到2025年每年支出约35亿美元。展望未来,德州仪器预计22Q1营收为45-49亿美元,超级分析师平均预估营收为43.7亿美元。据了解,德州仪器的目标是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内实现营收年复合增长7%。

然而,面对大幅增加的资本支出,华尔街并不十分乐观。Bernstein的Stacy Rasgon写道,面对毛利率和自由现金流的持续压力,以及“感知的周期性风险增加”,德州仪器的股价“不太可能做出非常积极的反应”。

阿迪的股价在2021年达到188.8美元的峰值,2022年1月3日达到177.15美元,成为其迄今为止的最高股价。虽然它在3月下旬有一段时间的增长,但没有超过177.15美元的价格。

根据截至2022年1月29日的第一季度业绩报告,ADI的营业收入为26.84亿美元,同比增长72%。阿迪表示,成功收购美心对财务指标影响很大,营业收入增长了72%。

与德州仪器一样,ADI公司也有扩大生产的计划。ADI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文森特·罗奇(Vincent Roche)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计划在2022年扩大美国和欧洲工厂的产能。对于2022年第二季度的展望,ADI预计第二季度的营业收入约为28亿美元。阿迪首席财务官普拉尚·摩哂陀·拉贾曾在4月5日的电话会议中表示,目前的营收可能会超过其此前的预测范围,预计未来五年每年的营收将平均增长7%至10%,这表明需求仍然强劲,淡化了客户囤积库存的担忧。

模拟芯片作为半导体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受益于汽车、工业、5G基站、AIoT设备等终端需求的爆发,推动了行业的持续增长。IC Insights预测,2023年全球模拟芯片市场规模有望达到800亿美元,20-23年CAGR将达到12.85%。在如此繁荣的市场中,相比分析师的担忧,德州仪器和ADI似乎对未来持乐观态度。

存储器片

从三星、SK海力士、美光的衰落来看,韩国两大巨头的衰落差不多。相比年初,三星下降了15.65%,SK海力士下降了15.95%。与这两家公司相比,美光下降了27.51%。

猎户座腰带

作为全球最大的内存芯片制造商,三星在2021年的最高股价为9.1万韩元,而到了2022年,迄今为止的最高股价仅为7.89万韩元,甚至低于2021年初的股价。

虽然股价在下跌,但三星2022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数据非常显眼。4月7日,三星电子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初步财报数据。预计第一季度营收为77万亿韩元(约合632亿美元),同比增长18%,超过上一季度创下的76.6万亿韩元营收纪录。其中,内存芯片贡献了三星大部分的营收和利润。

对此,尤金投资证券研究员李昇祐预测,考虑到二季度NAND价格上涨等变量,股价上涨的可能性较大。MERITZ Securities研究员金山雨(音)预测,三星电子的营业利润有望从第三季度开始正式复苏,其股价将从第二季度末开始上涨。

SK海力士

SK海力士的股价在2021年达到14.85万韩元的峰值,到了2022年,迄今为止的最高股价是2月17日的13.3万韩元。

与三星一样,SK海力士2021财年的财务表现创下了自成立以来的最高营收纪录,超过了2018年的前最高纪录,综合营收为42.998万亿韩元(约合343.98亿美元),利润为12.41万亿韩元(约合99.28亿美元)。

分析师高盛认为内存市场前景看好,预测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股价将有50%的上涨空间,未来将改写前所未有的高点。高盛对三星的12个月目标价上调至10.8万韩元,SK海力士的12个月目标价为18.2万韩元。

然而最近,存储芯片的需求和芯片价格的复苏都很惨淡。加上中国的封锁措施以及随之而来的供应链中断,KB证券分析师Jeff Kim在4月12日将SK海力士的12个月目标价下调至15万韩元。

广美

2021年美光的最高股价为95.59美元,2022年,迄今为止的最高股价达到97.36美元。

美光最新财报显示,2022财年第二季度营业收入达77.86亿美元,2021财年同期为62.36亿美元,同比增长24.86%。其首席执行官桑杰·梅赫罗特拉(Sanjay Mehrotra)也表示,尽管PC和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没有增加,但这些设备所需的存储容量仍在扩大。广美预计,2022财年将迎来创纪录的一年。

瑞穗证券(Mizuho Securities)分析师Vijay Rakesh年初指出,预计美光在未来一年将会有令人愉快的风,他决定将目标价从98美元上调至110美元,投资评级为“买入”。在他看来,虽然报价可能会下跌,但跌幅应该会相当温和,数据中心、5G和车辆的需求预计也会很强劲。

去年内存条的价格大起大落。我以为2022年会有大幅降价。没想到工厂原料污染、地震、设备供应限制等一系列事故。迎来了新一轮的内存增长。然而,最近疫情的复发和其他趋势似乎也让分析师对存储芯片市场的未来感到担忧。

晶圆代工厂

众所周知,2021年晶圆代工厂的火热程度,芯片严重不足使得晶圆代工厂产能爆满。2021年,各大代工厂开始了扩张年。但到2022年,就连TSMC也难逃陨落的命运。与年初相比,TSMC下降了25.71%,辛格下降了23.96%,UMC下降了32.04%。(注:此处TSMC和UMC的股价是基于美股,而非台股)

TSMC

去年TSMC股价最高达到140.05美元,今年1月14日涨到140.66美元,市值7294.6亿美元,接连超过英伟达和伯克希尔,排名全球第八。

TSMC最新财报显示,其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75.7亿美元,超过了166亿至172亿美元的原定目标。预计第二季度营收将达到176亿至182亿美元,季度增长1.9%。TSMC还预计,今年的美元收入增长将达到或超过25%至29%的预测区间的高标准。根据扩产项目,TSMC日化、中国台湾高雄两家28nm工厂、两项先进制造工艺都将于2024年投产。更重要的是,在先进技术方面,2nm将于2025年底开始量产,2026年初交付第一批芯片。3nm决定如期推进2022年量产。随着三星的3nm陷入产量不足和缺乏所需专利IP的“丑闻”,TSMC在先进制造工艺方面越来越有优势。

尽管TSMC的高额资本支出令人担忧,但分析师表示,这几乎没有影响。

晶格核心

在这11家芯片巨头中,辛格是比较特殊的一家,因为它于去年10月28日正式上市。短短一个月,其股价从46.4美元飙升至70.54美元,2022年最高股价为78.94美元。

2021年,辛格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6%。核心高管预计,尽管整个行业芯片短缺,但今年抢购芯片的热潮仍将持续。根据辛格首席执行官的说法,辛格在2021年增加了30项重大长期合作协议,30家客户承诺投资超过32亿美元,以持续扩大辛格的全球制造规模,以支持强劲的需求。预计辛格将在2022年再次交出强劲的收入和利润成绩单。

对于未来,辛格预计今年第一季度(截至3月底)的收入为18.8-19.2亿美元。

联合签名的循环电报

与TSMC和辛格相比,UMC的降幅更大,达到32.04%。2021年1月3日,UMC的股价为11.64美元,但在4月22日跌至7.91美元。

据UMC财报显示,今年3月UMC财报创历史新高,营收221.4亿新台币。较2月增长6.4%,营收连续6个月创历史新高,较去年同期增长33.22%。第一季度营收突破600亿新台币,达到634.22亿新台币,季度增长7.31%,年增长34.66%。

由此看来,在芯片依然供不应求的形势下,持续下跌的股价走势似乎对三家纯晶圆代工厂的营收影响不大。

写在最后

基于以上对11家芯片巨头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每家公司的财报都令人振奋,相比之下,分析师们对半导体股的恐惧,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2018年太痛苦了。2018年初,芯片行业向好,股价和芯片价格空前高涨。下游厂商也纷纷下单。但2020年突发的疫情导致需求迅速冻结,半导体变得供过于求。疯狂囤积者花了几个季节才清空库存。这期间股价跌得很惨。

Raymond James分析师克里斯·卡索(Chris Caso)认为,2018年的噩梦可能会重演。目前芯片缺货看不到尽头,客户不断下单,可能导致供过于求。他们最大的担心是,供应紧张和交货时间长会扰乱市场的需求信号,如果需求发生变化,半导体供应链很难调整生产预测和产能计划。O Caso强调,晶圆周期性低潮有三个重要因素:库存、产能过剩和需求放缓。现在至少库存的条件具备了。

另外,笔者想补充一点,在统计上述11家芯片巨头的股价走势时,我发现虽然在短短4个月内,各厂商的股价都是大起大落,但在3月底几乎同一时间,所有厂商的股价都开始下跌。通过对比时间发现,3月底是上海因疫情开始倒闭的时间。当然,无法确定上海的关闭是否是主要原因,但也一定是导致这种不景气的“雪花”之一,这恰恰说明了中国半导体产业和市场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当然,这只是我的拙见。欢迎在下面的评论中发表你的看法。

其实国内很多芯片股也发生过同样的情况,只是因为篇幅原因没有深入讨论。最后,希望我们能早日战胜疫情,成为“绿色健康码,红色股票”的半导体投资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