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检察院对上海证大的起诉状,印证了观察员最初判断!出借人切莫混淆视听

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江海情缘后可在文未读者讨论中留言或参与讨论

     近日一则由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撰写的起诉上海证大戴志康的公诉被网友泄露出来。而这份公诉状的内容再一次印证了观察员在立案之初的预测,这倒并不是观察员拥有什么本事,也并不是有什么特殊功能,只是想说的一句是,中国大陆法系是全国统一的,而且是适用于全国,都在遵循着同一个法律体系。

    当这份公诉状被一些证大出借人获悉后,现在一些出借人把公诉状中的一些文字表述及金额作为权威了,还有的出借人直接把戴志康等人被告定性为罪犯了,且慢,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在法院判决之前,任何人包括公安机关与检察院都不能认定被告为罪犯,更不能以罪犯相称,而公诉状中所表述的事实和金额均不能说明是不是犯罪性质,这是基本常识。

    也许此言一出,观察员又要被说成是保戴派予以攻击了,观察员一再表示,不会与任何人就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一切以时间予以证明,时间最公证。

   由于公诉状中涉及到被告人的个人隐私,这里就不说了,无论是被告,还是最终被定性为罪犯,人格是平等的。

    检察机关表示,现在案件已完成侦查。对戴志康、郁耀、张艳华、陆卫丰、顾文俊、徐生宽六名被告予以起诉。起诉状中说:本案由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侦查终结,其间,因案情重大复杂,依法退回补充侦查2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3次。

    检察院经依法审查查明:2011年,被告人戴志康作为被告单位证大文创公司等“证大系”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决定采用债权转让模式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2011年11月至2019年8月,“证大系”企业将证大投资咨询公司放贷形成的债权包装为年化收益5%-15%且保本付息的债权转让型理财产品,由证大大拇指公司线下门店或证大爱特公司“捞财宝”线上平合对外公开招揽出借人,并采用虚假发售逾期债权产品、虛假凑标、虚假宣传等方式,累计向35.01万余人非法集资人民币596.66亿余元(以下币种未经注明均为人民币),所得资金主要用于兑付出借人资金、对外放贷、公司运营等,至案发,造成2.65万余名被害人本舍未兑付共计75.21亿余元。

    在上述犯罪活动中,被告人郁耀负责线上线下销管理等,参与非法集资434.12亿余元,未兑付16.41亿元。

    张艳华负责借贷审核及催收等,参与非法集资591.98亿余元,未兑付75.17亿余元;

    被告人陆卫丰负责财务、资金管理等,参与非法集资520.45亿余元,未兑付74.84亿余元;

   被告人顾文俊负责线下销售管理,参与非法集资440.28亿余元,未兑付55.49亿余元;

   被告人徐生宽负责线下销售管理,参与非法集资370.61亿余元,未兑付36.46亿余元。

    2019年8月29日,戴志康经有关部门通知后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嗣后,郁耀、张艳华、陆卫丰被带回公安机关调查,顾文俄、徐生宽接电话通知后自动投案。

    检察院认为,被告单位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戴志康、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郁耀、张艳华,陆卫丰、顾文俊、徐生宽,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百条规定,范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集资诈骗道究刑事责任。

    这份检察院的起诉状撰写的内容是完全合法的,既没有在起诉状里提出因证大犯罪行为侵害集体资产,也没有提出犯罪行为对个人资产的侵权,更没有向法院提出对就集体资产和个人资产侵权的退赔问题,因为,观察员一直根据法律规定清楚的是,对于侵权集体与个人资产的索赔问题并不在检察院的职责范围之内。

    早先的时候,证大出借人面对进入刑事司法程序后的维权,观察员曾无数次表示,刑事追究并不代表着民事纠纷的解决,更不代表着民事关系中的维权,为此,遭到一些证大出借人的攻击,被扣上了保戴派的帽子,观察员一再倡导,对于出借人绝不能分保戴派、维稳派及维权派,更没有必要去替公检法操心到底是追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还是集体诈骗罪,对于说是追究合同诈骗之类,观察员只能表示呵呵,因为总体上的方向是刑事不能替代民事,如果用刑事去解决民事的话,那么就会使社会混乱。

    在这里,观察员特别想说明的一点是,包括证大平台在内的其他平台里的出借人都在算一笔帐,说是实控人坐牢了,几年后出来就可以了,能用坐牢的代价换取民事纠纷中的责任,这种说法绝对是没有法律根据的。

   坐牢抵消不了债务!法律根本没有这么规定!切莫混淆了视听!

    证大案件即将进入审理,观察员以为,这个刑事上的审理真的对具体退赔没有多大关系,公检法追究证大刑事责任,惩治其社会危害性,至于最终退赔给受害人多少比例的资金,那么就要看证大的实力,最终还是回到观察员一年前所说的,那就是催收和锁定的可兑付资产,如果无法全额退赔,那么接下来的民事法律程序,当然得靠出借人自己去处理了,不主张即放弃,法律上你拥有权利,但没有去争取或无法争取是另外一回事。

延伸阅读(2019年11月6推送的关于证大的内容)

关注江海情缘
情感财富双益

原创文章,作者:千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ujinfu.com/6466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