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钱的成大爷,好意的出借人却成了孙子。
让善良人心痛绝不是社会公正所向!
面对网贷行业退出,许多善意出借人受到了浓重打击,对正义的呼唤也更加的强烈。
同时,受伤的出借人也进一步相信政府,诉求政府相关部门出面纠正社会不良现象,为构建和谐社会、诚信社会而努力。
金融是国家宏观经济的命脉,守住不发生风险底线也是一直在提倡,并且在国家层面也作出了许多的努力。
然而,在网贷行业退出后,面对一些借款人逃废债,似乎因为借贷关系属于民事纠纷而无能为力。
早在2019年8月证大平台暴雷进而被立案侦查后,出借人进一步注意到了诚信的重要性。
有有识之士开始诉求职能部门支持证大平台接入央行征信系统,以监督借款人履行还款义务。
据了解,证大平台已拉入百行征信系统。
但至今并没有接入央行征信,仅仅是通过其他机构部分借款人被纳入央行征信。
对此,有证大出借人向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提出建议,并拨打上海市民热线电话反映情况。
上海市民热线客服接到出借人情况反映后,将出借人的诉求情况转交给了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8月23日,这位出借人接到了回访电话,与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员的回访人员进行了交流。
下面是回访电话语音录音:
可见,出借人对接入央行征信的文件掌握了不少,对金融业的动态也知之甚多。
不过,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回访人员的答复似乎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文件是谁发的,似乎不清楚;出借人问了三次联席会议办公室具体办公地点在哪里,不知道,无奈之下的答复是没有具体办公地点。
总之一句话,立案平台或是去找公安,或是找辖区金融局,而对于文件的解释似乎令人实在是无法理解。
惩治老赖,建立讲诚信的社会,绝不仅仅是政府职能部门的事情,也是公众的社会责任。
上层政策很好,到了下面走了样,这是一种悲哀。
文件写得再漂亮没有贯彻和落实也只能是孤芳自赏没有实际意义。
其实,关于惩治网贷行业失信惩戒早在前几年就提出来了。

早在2018年9月的时候,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网贷行业失信惩戒有关工作的通知》,监管部门首次明确网贷“老赖”标准,相关黑名单纳入央行征信系统。
《惩戒通知》要求相关落实工作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收集”。各地收集辖内出险网贷平台失联跑路高管人员名单,并督促辖内重点网贷平台根据5大标准筛选、整理恶意逃废债重点借款人名单。筛选标准包括:企业借款人和个人借款人金额较大者优先、逾期时间超过6个月、已进行合法必要的催收、有证据表明借款人具有还款能力且拒不还款。

二是“公告”。各地向社会公告辖内出险网贷平台失联跑路高管人员名单,并督促辖内重点网贷平台向社会公告恶意逃废债重点借款人名单,给予两类失信人员一个月宽限期。

三是“报送”。宽限期结束后,针对仍然失信的两类失信人员,各地将名单、符合筛选标准的相关证据及公告情况报送国家整治办,并由中国人民银行纳入征信系统。

那么,职能部门收集了吗?公告了吗?报送了吗?

文件在下面到底落实了吗?文件是好的,但到底好不好,还需要看是不是真的落实了。

后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指出:支持在营 P2P 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持续开展对已退出经营的 P2P 网贷机构相关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加大对网贷领域失信人的惩戒力度。
《通知》的四个大方向,体现出了监管层对于网贷逃废债的打击决心,也动用了最有利的武器。“老赖”大人们凭本事借的钱,终于要凭本事还了;搞死平台就不用还钱的美梦也破碎了。
其实,许多年前发的文件,到底落实得怎么样,还真的需要来个“回头看”,切实咬住“有错必纠”,吸取网贷行业退出过程中给善意人造成伤害的教训,理理上级文件,看看为什么有些红头一直锁在柜子里,看看哪些文件没有贯彻落实下去。对于把上级文件锁起来的行为有必要查一查,好好治治“懒政病”,即便这次网贷行业退出,善意出借人的血汗钱损失惨重,也是为社会进步作出了贡献。
象网贷行业退出此类事到底是谁管的,联调协调会议办公室办公地点到底在哪里,如果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回复出借人咨询时连这个办公室具体办公地点也不知道,似乎真的说不过,对吧。
也许正如这位出借人电话中所说的那样,回复电话的只是一个普遍接待人员,可能真的了解不多,仅此而已。
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好的政策,好的文件,还需要好的落实,让制度从墙上走下来,更要让政策文件贯彻下去。否则,也只能仅仅是书面上的文字而已,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